????刀行的对手是鬼王使者。

????鬼王使者的座驾迫降在刀行负责的区域。离刀行更近的地方还有一辆飞翼坠落。但他看到了弹射椅,椅子上的人很风骚地平展双臂。一个弹射逃生的人,偏偏要把姿势做得这般浪漫。刀行觉得这样的装逼犯很欠揍,有大巴掌扇他臭脸的冲动。

????他舍近求远,没想到不仅遇上了硬茬子,还踢了个马蜂窝。

????与被骆有成吓死的那位文职使者不同,这位使者是位武者,而他最大倚仗的是两条合金机械手臂。机械手臂十分灵活,能做出人类无法做出的诡异动作。手掌除了抓、劈、切,还能变成钻头和转轮。对方偏偏又精通搏击之术。鬼王使者的搏击术讲究狠准快,没有花里胡哨的动作,追求一招致命。

????刀行不怵他,他对自己的武功很有信心,何况还有皮皮鬼的加成。杀他无非多费点功夫。

????真正让刀行头痛的是从飞翼舱体里出来的十二个人和魃。由于这辆飞翼是迫降的,车舱里的乘客一个都没死。五个魃,三红两金。那七个人,看样子也是有本事的。蚁多咬死象的道理,刀行很明白,何况他不是象,充其量是一头猛虎。

????刀行和鬼王使者打了十个回合,就被人围上了。自打他跟着仙子出了门,被群殴似乎成了常态。在楚芎城里,在实境游戏里,他的战斗都是被围攻。这会儿又来了,他心里倒是不慌,但着实不想太被动。

????他用地趟刀逼退了鬼王使者,冲向一个红衣魃。先用假动作骗过对方,然后一刀砍了他的头。砍魃头的事他已经是轻车熟路了。

????冲出包围圈后,刀行往密林里跑,七人四魃追了过去。鬼王使者没追,他回到飞翼,用车载通讯器联系外界。

????刀行跑进密林就开启隐身模式,他觉得舅子先生说得很有道理,要打聪明架,能隐身就隐身,现身的时候一击必中。

????或许是刀行砍红衣魃过于干脆利落,追击的人和魃没敢分散,彼此间隔几米,最远的也不过十来米。刀行像狩猎中的猫科动物,蹑手蹑脚地向他的猎物靠近。他的目标是一个金衣魃,这个魃与搜索队伍的距离最远。

????当金衣魃距他两米的时候,他跨出一步,一刀挥出。他用手腕发力,用的是巧劲,动作幅度不大,但绝对给力。但他没有砍断魃的头,金衣魃的皮肉比红衣紧实,因此死相也更惨,脑袋垂下贴着胸口。

????刀行一击即撤,恢复隐身状态。有个枪手反应很快,往这个方向打了一梭子子弹。刀行躲闪地很快,但依旧中了三枪,屁股、腰和小臂。好在他有皮皮鬼,子弹只留了点皮外伤,伤口也很快愈合了。刀行把枪手作为下一个猎杀目标。

????四个人里,最轻松的要数石岩山。这伙计早就忘了自己的绰号叫钢铁神拳,隐身打起了黑枪,打一枪挪个位置,还不时嘿嘿笑两声,极度猥琐。被他打中的,脑袋上都留了窟窿,有流血的,有流

????白色粘液的。一般来说,流粘液的脑袋上要多几个窟窿,魃的生命力比变异人更顽强。

????但事事不可能总是那么顺利,从最后一辆坠毁的飞翼上下来一个人,就像石岩山的翻版。也玩枪,同样刀枪不入。唯一的劣势是他没有隐身装备。但只要石岩山开枪,他那边的子弹一准也飞过来。

????石岩山专门瞄准他眼睛打,但对方总能在子弹飞临的一瞬间,闭眼用眼皮子挡子弹。枪战过程中,石岩山的全息仪被打烂了。两人处在了同一起跑线。

????两个人对望一眼,很有默契地端着枪,一边射击一边向对方走。在浪费了无数子弹后,两人同时丢下了枪,这时候他们之间的间距不到十米。他们向对方冲刺,拳头对上拳头,腿对上腿。别人对拳脚是噗噗的声响,他们是当当作响。就像有人在林子里敲大锣,这锣一敲就停不下来了。

????石岩山有种错觉,他是自个在跟自个打。

????石岩山被人缠住,江小瑜却陷入了困局。

????在她飞向另一辆飞翼时,身体一沉,不受控制地往下掉。她用足了吃奶的劲拍打翅膀,总算没有成为摔死的飞人。落地后,她发现这里连走路都很困难。她的傍身技是疾速,全速飞行可以达到近五百公里的时速,现在仅仅比常人步行的速度略快了几分。

????失去了速度优势,江小瑜就是被拔掉了尖牙和利爪的雌虎,一筹莫展。离她二三十米的地方,有两个巨汉,目测身高在三米左右,膀粗腰圆。仅仅一条胳膊,都比江小瑜的腰还粗。仙子在他们面前,成了袖珍娃娃。

????一个巨人狞笑着向江小瑜走来,步频不快,但步子迈得大。巨人赤手空拳,但脸盆大的拳头就足够有威慑力了。另一个巨人提着一个方铁盒子,跟在后面。

????江小瑜转身就逃,但她跑不快,两个看似慢悠悠的巨人在逐渐缩短与她的距离。两个巨人并不着急,哈哈笑着,像猫戏弄老鼠。

????“该死的重力场。”江小瑜恼道。

????无论她怎么懊恼,重力场如影随形。江小瑜知道问题就在方铁盒子上,但以她目前的状态,根本不敢接近巨人,更不要说去破坏重力场发生器了。

????习惯了独行侠身份的江小瑜,一时竟没想到向弟弟们求救。她向西北方向走了五分钟,步履变得十分沉重,抬脚的动作越来越困难。巨人在她身后六米的地方,没有继续拉近距离,在等她精疲力竭后倒下。

????江小瑜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她戴上单片镜,发送了一条信息:我被重力场困住了。

????第一个到来的援兵不是骆有成两兄弟,而是刀行。

????骆有成离这里隔了三座山,石岩山还在隔壁的山里敲锣。倒是刀行离江小瑜最近,在同一个山坳里。当时这样安排,是考虑到刀行没有装备,综合实力相对较弱,一旦遇险,江小瑜可以随时施以援手。现在颠倒了,救人的变成了刀行

????。

????刀行收到信息,心急如焚,立刻丢下了剩余的四个猎物,循着坐标跑了过来。一路上,都有一种奇怪的声音在他脑子里哄响,有如数千只蚊蚋拍打翅膀。但刀行却明白了声音的意思。声音来自皮皮鬼,它告诉刀行,由它来控制身体,能让速度和力量提升五倍。刀行拒绝了,皮皮鬼的声音也消失了。

????刀行心里着急,却没乱了方寸。他向江小瑜发送了自己的坐标,让她往自己这边走,他则隐身慢慢靠近。他等待江小瑜从身边走过,等待第一个巨人从身边走过,才暴起发难。

????他的目标是重力场发生器。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摆脱了重力场束缚,仙子有把握杀掉两个巨人。气势如虹的一刀,在数倍重力加速的情况下,砍在方盒子上。当的一声响,重力发生器没事,斩马刀断了一截。提着重力发生器的巨人胳膊一挥,刀行被扫出五六米远。

????刀行疼得脸都挤作一团,他觉得五脏六腑都挪位了,没准肋骨还断了几根。但很快,疼痛感消失,他的脸也舒展开了,皮皮鬼再次展示了它强大的治愈能力。

????皮皮鬼再次蛊惑刀行,由它来完全控制这具身体,保证还他一个完好的女人。刀行立刻答应了。

????刀行手握残缺的斩马刀,直挺挺地从地上站了起来,冰冷的眸子扫过两个巨人,如同看两个死人。两个巨人收起了嘻笑的表情,暂时放弃了对江小瑜的追逐。刀行睥睨一切的眼神,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攥住了,一阵阵发紧。

????后方的巨人把重力场发生器放在地上,双手握拳对砸了一下,如闷鼓的声音让江小瑜听了都心颤。但刀行却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个越遇强敌越犯贱的二货,脸若寒霜,眸子冷得能让对面的人冻僵。

????打头的巨人一声大吼,声震如雷。他向前跨出两步,一对巨拳向刀行当头砸下。刀行的身形却诡异地从他双腿之间穿过,转身,手中的断刀挥了个八字。巨人的腿弯迸射出两道血箭,巨人一声惨嚎,跪倒在地,膝盖和地面碰撞的声音如重锤击大鼓。

????巨人此刻就像一个在刑场上等待斩立决的犯人,高高跃起的刀行就是行刑的执刀手。断刀带起狂风,卷起好大的头颅。

????冒着血泉的身子还没倒下,一只脚在那肩膀上一踩,身形如鹰,凌空翻转,自天空劈下一道银练。

????江小瑜看痴了。她自学武功,算野路子出身,从没见过一把刀能舞出如此流畅明快而又恢弘霸气的华章。她从心底正视起眼前的男人。但她的爱慕者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向东方飞奔。

????另一个巨人自额头中央向下,出现了一道血线,脸上被惊愕和不甘的情绪充斥着。没头的巨人和头分为二的巨人一前一后向下仆倒,砸坏了千百棵花花草草。

????“刀行。”

????“刀行。”

????前一个呼喊的是江小瑜,后一个是骆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