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高密单膝跪地不断喘着粗气,满是污渍的双手抱着已经弯曲的偃月刀,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

????长时间的激战,已经将这位年过五旬,将军出身的帝王耗的是精疲力尽。只见他甲胄上插满了抖动的箭矢,肩胛殷红一片,一支透穿的狼牙箭尚在滴着点点鲜血,真是让人触目惊心……

????在高密四周,空旷的原野上,残骑裂甲,浓重的血腥气息让人感受不到空气本该有的气味。

????抬眼定睛望去,齐军士兵再也没有一人站着,他们在与异族铁骑的对战中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唯有李嗣诚那雄壮的身躯依旧矗立在高密身前一动不动,他的胸膛已经被敌人飞驰的箭雨尽数洞穿,宛若一具血色铁塔立与这天地之间,至死依然手持那杆已经砍折的陌刀抵在地上,仍旧做出厮杀的准备……

????五千铁甲战士,没有一人在异族铁骑冲锋之中退缩,以血肉之躯与强大的敌人搏杀到了生命最后一刻。

????尸堆前,那杆巨大的“齐”字大纛依然高高竖立,见证着这场无情悲壮血战的一幕。

????“唏律律……”

????异族铁骑逼近,在高密四周策骑环绕,嘶啸的马鼻响息声不断在他耳边回荡……

????高密奋力起身,来到李嗣诚边上,丢掉手中已经彻底卷刃的偃月刀,一把抓住他手中的陌刀,顺势将李嗣诚放到满是鲜血的土地上。

????“你先歇息一会儿,我随后就来……”

????高密在李嗣诚尸体边嘀咕一句后,合上他未曾瞑目的双眼,再次起身坦然的面对骑兵的包围,那张沾满鲜血的脸上没有哪怕一丝的恐惧,有的只是身为一名沙场老将应有的气度……

????元闵从骑兵丛中策马而出,凝望高密一阵,翻身下马对他抱拳说道:“高将军,我敬佩你的勇气,只要你肯投降,我保证你不死!”

????高密闻言,冷笑一声说道:“胡奴小儿,你算什么东西?也配来劝降本将军!你得庆幸你晚生了十年,不然你今日就该命丧黄泉!”

????“大胆~”

????元闵边上的麻布尔一听,立刻搭箭瞄准了高密。

????“住手~”元闵阻止了麻布尔的冲动,望着高密继续说道,“高将军,何必呢?如今你等大势已去,该想的是怎么保住自己的性命,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难道不为你的家人考虑么?”

????高密冷哼一声,大声吼道:“想拿家人来威胁我?打错算盘了,我若死了,还管他身后洪水滔天,只要我站着一刻,你们这群野人就休想从这里踏过!”

????“找死~”

????“飕~”

????“噗~”

????高密话音一落,站在元闵一旁的麻布尔忍无可忍,扬弓一箭射穿了他的咽喉,等元闵要阻止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呃……”

????高密感受着咽喉处传来的火辣辣刺痛,只觉眼前一片漆黑,待再回复意识的时候,周身循环的血液似乎都凝固变的愈发冰冷,最终无力的单膝跪到在地上。

????眼前夏国铁骑的身影越来越模糊,渐渐的周围景象呈现出一片黑白之色,耳边再也听不到一丝动静……

????“解脱了……”

????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刻,高密心中竟然是前所未有的舒畅,在心脏停止的那一刻,他终于颌上了沉重的眼帘……

????“爹,你来了?”

????一声悦耳的呼唤声在高密耳边响起,他睁开眼望去,却见已故的女儿高佳正一脸微笑的望着他。

????高密望向四周,尽是鸟语花香,哪里还处在什么战场之上?绮丽的风景宛若置身在一片世外桃源……

????高密笑了,他起身朝女儿走去,没走几步,却见不远处又传来一阵呼喊声:“高密小儿,你可算来了,兄弟们都等着你呢……”

????定睛望去,却见是欧阳武带着成列的陇州边军战士,结阵恭候着自己到来,其中还有不少熟悉的身影,比如胡洪署以及李嗣诚等人……

????“哈哈哈,欧阳老鬼~”

????高密大声笑了起来,在高佳的搀扶之下,大步向他迎了过去,最后一起消失在云雾缭绕的奇景之中……

????元闵望着半跪而亡,已无生机的高密,眼中满是凝重的神情……

????麻布尔上前拔出腰间的弯刀,想要将高密的头颅砍下。

????“住手~你想干什么!不准对他无理~”元闵厉声喝止住麻布尔的动作。

????麻布尔闻言回头对元闵说道:“护国将军,我们那么多勇士都折损在了这里,难道不该将这刽子手的人头割下祭奠死去的勇士么?”

????元闵吼道:“他是名勇士,既然已经死了,就别再羞辱他的尸首,还是留他个全尸,他有得到这份殊荣的资格……”

????“可是……”

????“全军听令,立刻向正面方向突击,与李驸马的部队汇合,彻底结束这场战争!”

????麻布尔正要再说,就被元闵大声打断,下令开始对高祥所部的士卒展开最后的攻势。

????“嗷嗷嗷……”

????异族骑兵闻令立刻爆发出一片狼性十足的呼喝声,向着与周军正面交战的齐军部队疾驰而去。

????……

????“你说什么?父皇死了?不可能的,我不信!”

????正在指挥军队抵御李宿温所部进攻的高祥,闻听探马传来的噩耗,顿时是震惊不已,满脸的不敢相信。

????探马流着血泪说道:“太子殿下,卑职看的是千真万确,那面大纛倒了,皇上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确认自己父亲已死后,高祥紧咬牙关握紧拳头,闭目努力压抑心中的怒火。

????探马继续说道:“太子殿下,赶紧拿个主意吧,胡人的骑兵马上就要杀到这里了……”

????高祥闻言,强忍失去亲人的悲痛,睁开眼望着厮杀震天的战场,脸颊一抽说道:“命左翼的军阵无论如何都要抵挡住骑兵的攻势……”

????“咯哒哒~”

????“噢噢噢……”

????就在高祥正在布置抵御战术的时候,元闵的骑兵汹涌而至,距离自己这边已不足二里之地。

????“这么快……”

????高祥额头一丝冷汗溢出,望着异族骑兵出现在左翼的方向,身体不由微微颤抖起来。

????“杀啊~”

????“嗷嗷嗷……”

????异族铁骑排山倒海般压境,让正在与周军交战的齐军将士顿时心里一怔,这种突如其来的一幕几乎让所有人来不及反应,一时间心生胆怯……

????“好,终于来了~”

????处在周军主阵中的李宿温见到这一幕,登时心情激动之下,忍不住大吼出声。

????他猛地抽出腰间宝剑,指着前方大声喊道:“全军听令,最后总攻现在开始,出击~”

????“呜~~”

????沉闷嘹亮的进攻号角奏响,列阵以待的周军士兵,立刻在各阵将领的指挥下,向齐军发起了最后的总攻……

????“呼~~”

????可怕的异族铁骑奔腾而至,带起一股撕裂空气的呼啸。

????“噗呲~”

????一队骑兵冲入齐军军阵,在与步兵错身一瞬,挥手手中的弯刀,带起成片的血雨飞溅扑洒……

????“砰~”

????一声轰响,数名齐军士兵被汹涌的骑兵撞飞至半空中,然后又重重的落在地面上,将体内五脏六腑都撞的移位……

????黄沙漫天,马鸣嘶啸,奔腾的战马穿梭在步兵丛中,将他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尽数吞噬……

????渐渐的,这些激战死守了一整天的将士在精疲力尽之下,已经浮现崩溃的迹象,在骑兵攻势之下疯狂的开始不断退缩。

????而夏国羌骑见到这一幕,终于从与高密所部交战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心态也恢复到了巅峰,抬弓扬箭,如同对待猎物般将他们尽数驱逐射翻……

????正面迎来的周军士兵也不甘示弱,在夏国骑兵的刺激下,怒吼着挥刀挺抢将阻挡在自己眼前的齐军士卒展开搏杀。

????两面夹击之下,高祥所部的形势岌岌可危,败局颓现,已经无法抵御敌人的进攻。

????“啊……”

????一阵凄厉的长啸声起,双重攻势之下,支撑齐军士兵许久的血勇终于被体内蹿升的恐惧所替代,纷纷开始四下溃散逃窜。

????齐军军阵彻底崩溃了……

????高祥身边的副将赵青锋见此,忙劝道:“太子殿下,大势已去,还是快快撤退吧……”

????“不~”高祥双眼通红,大吼着拒绝道,“父皇的江山不能就这样拱手让人,他的遗愿未曾完成,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太子殿下~”副将拉住他苦苦哀求道:“皇上已经不在了,如果您再有个意外的话,那大齐就真的没什么指望了,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大齐仅一世而亡么?

????您该做的就是收容兵马,等待机会东山再起,为皇上报仇啊……”

????高祥紧咬着牙关,面目憋的通红,望着眼前混乱不堪的情形,脑海里突然回忆起和高密汇合后他对自己所说的话……

????“祥儿,你记住,如果这次真要有个好歹,那就什么都不要管,尽管跑,不要回神都,而是速向盛州方向跑,

????等到了盛州后,你就依情形而定吧,最好不要复仇,隐姓埋名的过日子去,别再卷入这纷争的世道了……”

????高祥长舒一口气,回过神来后,当即说道:“集结残部,向盛州方向撤离,速去和潘将军汇合……”

????副将拱手领命立刻前去执行高祥的指令。

????很快,在周军抵达前,高祥就消失在了混乱的人群之中,远遁而去。

????……

????夜幕降临,厮杀了整整一天的战场,终于逐渐趋与平静。

????这场战斗可谓是残酷无比,双方士兵一天下来足足有八万人战死沙场,伤者更是不计其数,其中元闵的骑兵足足有六千余人战死,大部都是死在高密的铁甲军阵手中。

????不过,这一切对李宿温来说,那是相当值得的,通往神都的阻碍已经打通,接下来只要派人向神都城里投送劝降信件,他相信城里的世家官府定会亲自开门迎接王师的到来。

????至于战死的士兵,他从来都不会正眼瞧上一眼,毕竟这些人都是自己通往权力,成为英雄被人铭记的踏脚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