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玉儿同样也被隐身符的效果,惊得合不拢嘴,但看见自家那位,那副吃惊不已的呆傻模样之后,不由得笑出了声“呆子,这可是祖师叔画的符,有什么不可能的。”

????贾证京挠了挠头,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毕竟能成为一派祖师之流的人物,哪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更何况从赤霞天立派至今,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能从当年那种混乱年代活下来的人物,岂是简单之辈,所以他画的符能有这种返璞归真的效果也是十分正常之事。

????想到这里的贾证京,心悦诚服的感叹道“不愧是祖师叔画的符,就是厉害。”

????此时,贾证京已经完全把咸鱼当做从尧帝时期存活下来的老怪物了。

????“那是自然,还有你小子都还没来我赤霞天提亲呢,这祖师叔怎么就先喊上了?”咸鱼嘚瑟完后,立马端出了自己身为祖师爷的架子。

????“祖师叔,我们还是快点回琉璃秘境吧。”画玉儿红着小脸打断道,虽然她已经是天仙境的人物了,但始终是一位怀春女子,说到嫁娶之事自然也会害羞。

????姬望舒也跟着打趣道“咸鱼大人说的对,这事我们两派之间还真的要好好沟通沟通,证京现在是我们渡罪崖的人了,嫁娶之事,自然要由两派牵头媒妁之后,才能定下日子。”

????听完咸鱼和姬望舒的话后,一向呆头呆脑的贾证京,此时却像在嘴上抹了蜜一样“嘿嘿,这提亲之事自然要选个良辰吉日,但对祖师叔的尊敬,每天都是必要的,所以小婿斗胆就先叫上了。”

????听完贾证京的话后,画玉儿更加害羞了,白了贾证京一眼之后,急忙贴上了隐身符,躲去害羞去了,由于太过害羞,画玉儿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副小女人的姿态,被同样贴了隐身符的云霄看得一清二楚。

????看着傻笑的贾证京,姬月煜眼中闪过了一丝名叫羡慕的情绪,他的心中也有一轮皎洁明月,只是他无法像贾证京一样,毫无顾忌和保留的对她吐露爱意,因为他们之间的身份差距,更因为那人的远大理想。

????“哈哈哈,不错,小伙子,我很中意你。”咸鱼大笑着贴上了隐身符。

????众人见咸鱼也贴上了,其他人也跟着陆陆续续贴上了隐身符,当他们贴上隐身符之后,原本消失在他们视野之中的云霄和画玉儿两人又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甚至连位置都未曾移动过,众人不由得再次啧啧称奇。

????就在大家相互确认无误之后,咸鱼抹去阵法,准备动身的时候,任俊突然开口道“公主殿下,神兽大人,还请你们先行回琉璃秘境去吧,小人还想继续留在边境。”

????“你还有其它的事情吗?”姬望舒询问道,毕竟此地距离前线并不是很远,战火说不定随时都会波及到此地,除非有要紧之事,要不然谁会留在如此危险的地方。

????曹轩命也盯着任俊,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兄有在打什么主意。

????反倒是咸鱼明白过来了“你还想留在这里找你父亲?”

????“是。”任俊迟疑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了坦白。

????“你父亲和你走失了?”姬望舒关切道。

????“不是,小人的父亲乃是一位云游商人,早在梵天族公开天魔身份之前,他就前往了梵天族西部这边来做生意了,梵天族暴露十分之后,我族在外界的族人十不存一,恐怕家父也早已遭遇不测,小人此次前来只是想看看是否有幸能找到遗物罢了,当然,若他平安无事那自然更好。”

????听完任俊的话后,云霄和曹轩命还有沈万君,三人脸色一变,特别是曹轩命,神色复杂的看着任俊,他看得出来,现在的任俊和之前的任俊大有不同了,虽然他不知道在自己离开琉璃秘境的这三个月之中,到底在任俊身上发生了些什么事,但不管怎样,现在的任俊比起以前那幅自暴自弃的模样好了许多。

????若是在这种时候被师兄知道自己父亲已经变成了天魔,恐怕他又会变回以前的那副德行,说不定还会更加的变本加厉,曹轩命实在不想自己这好不容易振作起来的师兄,再次颓废下去。

????想到这里的曹轩命握紧了双拳。

????原本正想开口的云霄看见了曹轩命那悄悄握紧的双拳,最终叹了口气后,还是将想说的话咽回了肚子之中。

????此时最难受的恐怕就是曹轩命了吧,虽然任俊一直在找他的麻烦,但云霄看得出来,曹轩命实际一点都不怨恨自己这个师兄,相反甚至随时随地都想拉他一把,以至于当初看见变成天魔的任伍时,如此冷静的人,都差点不顾一切动了手。

????十几天前他们三人离开三业城的时候,云霄曾经提议过,去西城军将任伍杀了,沈万君也十分赞同,但曹轩命拒绝了。

????这还是沈万君第一次见到曹轩命也有下不了手的时候,也正是因为这样,云霄和沈万君二人才弄清楚了任家父子在曹轩命心中的份量,或许他在心中,早已把任家父子当成了自己的家人,正因为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家人,所以才下不了手,更因为自己不是天魔,所以下不了手。

????“既然如此,那我们一起找吧,人多力量大,早一点找到你爹爹,他生还的几率就越大。”姬望舒提议道。

????对于姬望舒的提议,姬月煜和画玉儿夫妇完全是言听计从,而咸鱼则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云霄三人,刚才云霄三人那不自然的表情,全被咸鱼看在了眼中。

????听完姬望舒的话后,任俊愣住了,他没想到公主殿下居然会提议一起找,顿时他突然明白为什么公主殿下在族中有那么高的呼声了。

????只不过,就算是放在平时任俊也不会答应姬望舒这个提议,更不要说现在还是如此危险的时候,要是在找自家老头的途中,公主殿下有了什么闪失,他们老任家就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就在任俊开口准备拒绝的时候,曹轩命抢先开口道“公主殿下,万万不可,先不说现在任叔叔已经失踪多月生死不明,就算他现在还活着,我们也不知道他具体身在何方,只知他是来了西部,可梵天族西部这么大的地,我们要从何找起?况且此次我们出来是为了接公主殿下回琉璃秘境,虽然我们暂时骗过了天魔,但不代表我们能长久的骗下去,若找人的时间一长,我们身上的化魔丹耗尽,神兽大人身上的隐身符也用光了的话,那时我们就陷入了岌岌可危之境了,所以还请公主殿下三思。”

????虽然曹轩命说的句句在理,但任俊还是听着心里发冷,虽然他的心只剩下一片荒漠,但他依旧感觉到,那源自心底的冷。

????“可是……”

????姬望舒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被任俊打断道“公主殿下,我师弟说得对,一切应以公主殿下的安危为最优先考虑的事情,而且我此次出来,也是奉命出来迷惑天魔的视线,让天魔们无法确定真正的公主殿下身处何地,唯有等公主殿下安全抵达琉璃秘境,我们的任务才算真正的结束,所以还望公主殿下不要辜负了我等的牺牲。”

????“你说什么!”听完任俊的话后,姬望舒心中一震,她怎么也没想到身处梵天族的支脉们会以这种方式来迎接她。

????“是谁?是谁下得这样的命令?”姬望舒怒极道。

????画玉儿和贾证京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生气的姬望舒,别说他们了,即便是从小和姬望舒一起长大的姬月煜也极少见到姬望舒发过脾气,姬望舒如此生气的情况,他也是头一次见到。

????“是我们自愿的。”任俊和曹轩命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完之后,两人都十分诧异的看着对方。

????听完二人的回答之后,姬望舒的怒气顿时少了一半“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们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知道,但我们更知道,冒着如此巨大风险过来梵天族救我们支脉的公主殿下,值得我们这样做。”沈万君答道。

????沈万君的这一句话,让咸鱼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总感觉自己在哪里听过一句类似的话,但具体在哪,他又忘了,想了一会之后,他立马强制自己停了下来,要是继续想下去,肯定会召来净世雷劫。

????姬望舒鼻子一酸,还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姬月煜对她说道“所以,我们还是快些去琉璃秘境吧,只有你安全到了琉璃秘境,这群傻瓜才会安心撤回去。”

????“月煜说的对,望舒唯有你安全抵达琉璃秘境,他们才会撤退回去,就算是为了他们,你也要早点去琉璃秘境。”云霄也开口劝道。

????“好。”姬望舒含着哭腔说道。

????见姬望舒答应后,曹轩命松了口气道“如此甚好,云霄,万君你们二人就先和神兽大人护送公主殿下一行人回琉璃秘境,我就和师兄去找任叔叔,如此一来两边都不耽搁。”

????曹轩命此话一出,任俊猛然的扭过头来看着自己这个小师弟,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不知道师弟为什么要这样做。

????感受到任俊的目光之后,曹轩命也转过头来和他相视一笑。

????看着曹轩命脸上的笑意,任俊感觉自己仿佛活到了小时候,在师父的后院中,那两个刚挨完罚的少年也是这样,相互傻笑着。

????此时他的心中如沐春风,万物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