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夹缝武王这类处境,只剩都城及周围有限区域领地的弱武王有不少。

????但通常这样的武王,还是会用心管治领地内的事情,用有限的混沌之气提升功绩达标的千战将、万战将,并且关心生产的状况。

????但夹缝武王不一样,他全然对未来自暴自弃,每年的混沌之气,就用来奖赏各种取悦了他的人。

????今年喜欢马球,就奖赏赛场表现好的,余下的混沌之气没用完?没关系,明年他觉得无聊了,来个抓老鼠大赛,年末抓的多的限定人次可以得功绩奖赏。

????至于武王殿里侍奉他的人,那就稳定的成了常例。

????偏偏夹缝武王如此这般,大地武王供给他的混沌之气还不刻意减少,每年照例多少就给多少,有些年份结余的多,也还是给。

????大地武王如此,显然是拿夹缝武王当榜样,告诉其他类似情况的武王们,只要依附他大地武王,没有异心,那就可以舒服愉快的享乐下去。

????夹缝武王的带动作用有多大,李天照不知道。

????但是,云暮烟推测说,这个夹缝武王的武王殿里储备的混沌之气,至少比七星武王殿遇袭之前多上三五十倍。

????“我们带的七色心能吸收多少?”李天照完全被勾起了贪婪之心,如果都能吸收了,收获足可震动狭长乱战之地了。

????“十分之一就不错了。”云暮烟的回答让李天照很失望,他不由盘算着说:“那就是得来十趟才能吸收完?”

????“你也太贪心了,真当夹缝武王是木头吗?别说十趟,你连续来上两趟,他都会大张旗鼓的把混沌之气给用了。”云暮烟也不怪李天照期望过高,如果可以,她又何尝不想如此?

????潜入夹缝武王殿的过程没有难度,守城的战士本来也比较松懈,交界的敌人早没有了,他们在大地武王领地的怀抱之中,实在没有什么严加防守的必要。

????进来之前的路上,李天照就问过云暮烟,武王殿里面有人进来了,武王未必知道,但混沌之气被七色心吸收而大量减少,武王却一定会知道。

????于是两个人进入武王殿之后,首先是找寻大地武王派来驻守的王将。

????转悠了一会,李天照凭借对气流的把握,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武王殿南面的一座混沌之气拟化的房子里,靠近之后,能够听见里面的杀喊之声。

????云暮烟很是疑惑,李天照比划示意,说里面只有八个人。

????云暮烟虽然不知道他如何知道,却自然相信他的判断,于是被他拉着进去,一路小心翼翼的移走。

????李天照暗暗好笑,其实并没有这么紧张的必要,但他当然不会说破,否则哪能看到云暮烟如此认真对待的有趣模样?

????混沌之气凝聚的大厅中间,一圈彩色光云构成的笼子里,两个赤着的女人握着兵器在厮杀。

????两个人都有伤,最严重的那个腹部被刺穿,血还流着,但她的敌人并不敢大意,仍然想等她更虚弱的时候再出手。

????而受伤的弱势方虽然急切,却也很慎重,不敢随意出击,一时间就成了僵持的局面。

????大地武王派来驻守的王将肥头大耳,身后站着个戴面具的女战士,左右各坐了一个女人,在替他揉捏胳膊,还有两个女人抱着那王将的双脚在怀里,揉按的份外认真,笑容可掬。

????李天照观察这些女人的体态,觉得都是维持着高强度肌体锻炼的战士,再看笼子里的拼斗,又看见还有两具躺在血泊中的女尸,大约也就明白了。

????大地武王驻守此地的王将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闲着没事就训练女战士每日拼杀给他观赏。

????那么,在他身边的女人,很可能也是女战士。

????云暮烟更是看的义愤填膺,很是憎恶这种拿旁人性命取乐的‘罪恶嗜好’,当即要靠近到适合出手的距离。

????李天照却摇了摇头,示意出去。

????云暮烟不愿意,李天照只好拉着她离开了这座房子。

????到了外面,云暮烟立即甩开他手,质问说:“这种人渣还留他活着做什么?”

????“本来是想解决了他顺便让大地武王怀疑是夹缝武王下的手,里面还有旁人,一旦动手就会被看见,把那几个够惨了的人一起灭口呢,我不愿意;不灭口呢,就可能暴露。要杀这人,何不等更好的机会?”李天照其实已经想好了,就说:“等他睡觉的时候下手。”

????“你怎么知道他什么时候睡觉?何况,就那德性,一会还不知道搂几个女人一起睡呢!”云暮烟觉得难以估计。

????“放心!他睡觉应该是一个人,至少一会肯定没精力做别的,你没留意那几个女人身上的东西吗?看那份量,少说……”李天照说到这里,突然恍然道:“对了,你没这方面的经验?”

????“……为什么一定要有?”云暮烟是不熟悉,却已经能联想到李天说的是什么了。

????“怪你太神秘啊!我一度推敲着,你是不是哪位武王座下的王将,因为厌倦了世事,才想追求自由当孤行人。”李天照的语气让人听着,似是半开玩笑半认真。

????“有那样的王将早就被武王下达特殊任务追杀了。”云暮烟哂然一笑,旋即又想起听孤行人吹牛扯浑话的内容,疑惑的追问说:“孤王何以那么确定?我听大家伙说,人跟人的差异很大,有的人十天半个月不想一次,有的一日数次,甚至还能更夸张的。”

????“呵呵……因为那家伙的注意力都在打斗上,全然没有任何阳刚劲气了。”李天照很有把握。

????“不懂。既然你有把握,等等就等等。”云暮烟这般说,却是此刻听起来最好的话了。

????李天照觉得,最可怕的就是不明白,却还要坚持否定别人。

????他们等了没多久,就听见那王将的吼声从里面传出来:“废物!真是废物!受了伤的都还打不过!拉她的尸体扔去山上喂狼,看着就烦!”

????李天照挥手示意让跟着,两人进去的时候,他又顺势拉着云暮烟的手,后者以为是为了避免惊动了旁人,又相信他预感危险的特殊能力,自然没有多想。

????两人穿过云殿,跟着那王将去了寝室。

????眼看着有两个女人进去,云暮烟不由望着李天照,那意思明摆着,他猜错了。

????李天照觉得没道理,那王将肯定已经连番释放过,其状态来看,正处于一时对欲念视如空气的状态。

????门外三个女人顺着走道去了前面,李天照正要潜入寝室时,突然见门又开了,急忙后退、驻足。

????刚才跟着那王将进去的两个女人,又出来了,顺着走道也去远了。

????李天照冲云暮烟得意微笑,很高兴判断正确,云暮烟笑着作势佩服,两个人这才进了那王将的屋子。

????外派监督小武王的王将,通常战斗力都不至于太强,两人虽然不敢大意,却也只是不想留下目击者,或者引起响动,对于目标王将本身,其实并没有什么担心。

????但是,走进那王将的寝室里时,他们立即知道,差点就大意了。

????因为他们看见了不灭印!

????这王将,竟然有不灭印?

????这原本是没道理的事情,一个外派驻守的王将,怎么会得到大地武王赐予不灭印呢?

????但无论如何,不灭印就摆在床边,在叠好的衣物上,旁边还摆着把万纹剑。

????李天照和云暮烟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很是疑惑。

????只是,对于他们袭击的问题,本来也没有什么影响。

????不灭印并非不灭之体,受到致命伤害,人就会死亡,只是因为有不灭印的力量帮助,在武王殿复活后混沌碎片之力并不会遗失;而不灭之体,则是致命伤害也能立即恢复。

????因此有不灭印,并不能应对致命打击。

????而李天照和云暮烟两人袭击一个混沌碎片之力并不特别强的王将,实在没什么可能还需要第二招。

????至于一个睡梦中的王将,那就更没有失手的道理了。

????所以李天照一剑封喉。

????那王将还捂着脖子发不出声音,滚下床后想要抓东西制造响动,却被李天照一脚踩着,爬也爬不动,伸手也抓不住东西,踢腿也踢不动云床的床脚。

????李天照不喜欢看敌人步入死亡时候的神态,只是关注着云暮烟拿起不灭印仔细观察的结果。

????片刻,云暮烟摇摇头说:“这不是大地武王制作的不灭印,但也不是摆设,里面有充盈的力量!夹缝之地生产的有制造不灭印的稀有材料,但这东西大地武王必然监管的很严,绝不会允许有多一点流出。如果这印是夹缝武王制造的,除非是这王将想方设法藏起了开采的不灭晶矿,否则绝不可能!”

????这王将如果为了私有不灭印,这么做的可能性非常高,动机也很充分。

????但是,夹缝武王为何要帮他呢?

????李天照听着,眼睛不由一亮,突然有了主意说:“有机会全收此处武王殿的混沌之气了!走!”

????李天照翻了这王将柜子里的衣物,换上,末了,让云暮烟披袍遮体,头脸也蒙上,然后就把七色心取出来给她。“放身上,就在这里,直接开始吸收混沌之气!”

????“……你想什么主意?夹缝武王肯定直接过来了!还不得闹出全城皆知的大动静?”

????“放心,十之八九不会!万一有那微乎其微的可能发生,我也有把握一切太平。”李天照十分有把握,云暮烟看他卖关子,却还是肯信他,就开始吸收混沌之气了。

????第三百九十一章若可智取

????云暮烟手里握着七色心,开始吸收混沌之气。

????七色心吸收的速度本来就很快,而且不可控制。但其实要降低吸收效率的办法又很简单,遮挡七色心表面的越多,吸收的就越慢。

????李天照见她拿着七色心只露出一点,就笑着说:“尽管放开了吸收,就等着夹缝武王来呢。”

????云暮烟实在很好奇,李天照到底有什么主意?

????武王殿里的混沌之气被七色心吸收,迅速流失的异常状况,直把夹缝武王从云地上惊醒。

????横七竖八躺了一片的女人里有警醒的也醒了,看夹缝武王神情惊疑不定,忙关问说:“武王怎么起来了?”

????“睡你的觉!”夹缝武王猛然起身,提上剑出去,又折返回来抓了衣服穿上。

????醒来的女人连忙过来帮忙,却被夹缝武王嫌弃动作太慢,自顾迅速穿好了,就直奔出了正殿。

????“来了。”李天照提醒了一声,却又叮嘱说:“你只管吸收混沌之气,什么都不用说。”

????云暮烟点点头,猜测着李天照的主意。

????片刻,身形魁梧雄壮的夹缝武王提剑进来。

????寝室的门就那么开着,李天照穿着大地武王王将的战衣靠坐在那,神情傲慢的望着小心翼翼走进来的夹缝武王。

????房里,被击杀的王将还趴在地上,却早已经没有生机了。

????夹缝武王呼吸不由一紧,打量着李天照和披袍遮体的云暮烟片刻,问道:“还未请教——”

????“你不需要知道,也没有资格发问。”李天照说着,夹着那枚不灭印质问:“他监守自盗,私有不灭印,是谁为其制作?”

????云暮烟这才明白,李天照比她推想的还更大胆,竟然是要装成大地武王派来执行的使者!

????“这也真是太奇怪了!不灭印这种东西,只有四大武王可以制造啊!”夹缝武王暗暗发怵,以为是大地武王派的执行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如何,却知道绝对不能承认此印出自他手。

????“相信大地武王也不希望跟你有关。夹缝武王向来识大体,当然知道如今正值交战激烈的时期,夹缝武王殿储备的混沌之气,需要为战事提供助力。以这里的混沌之气储备,看来我们还得连来好几趟。”李天照说时,紧紧盯着夹缝武王的眼睛。

????他这般淡定自若,夹缝武王本有心虚,更是做梦都想不到有人会来这里夺混沌之气,自然而然的以为是大地武王派来的,否则也不会有如此多的七色心,一个接一个的换着吸收混沌之气。

????可是,他又担心混沌之气被吸收完了,大地武王再对他下手,那他就更没有自保之力了,于是忙说:“为战事贡献力量,理所应当,理所应当!以后这里的事情,是否王将接替?”

????“大地武王以为,也没有必要继续派王将驻守了。纳贡之事,以后都由夹缝武王负责,若有差错,当然是你的责任。至于混沌之气,为了支援战事,我们会定期过来取混沌之气。”李天照说罢,又道:“狭缝武王可以回去继续睡觉了,以后我们来,也不必你招呼。未来定期给你的混沌之气仍然照旧,至于你是记得为战事节约,还是更加挥霍无度,当然是你自己的事情!但大地武王知道你的忠心,想必你也不会令武王失望!”

????“当然不会、当然不会!这里的混沌之气,大地武王需要多少,尽管取用就是,本来就是大地武王长久赠予的赏赐,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再好不过。”夹缝武王能说什么?即使这真是为了处置他的缓兵之计,他思来想去,也只有顺从才有生机。

????如果大地武王是察觉了情况,要控制他的混沌之气储备量,那也就是还顾虑对外的影响,仍然打算让他活着。

????倘若他不舍得混沌之气,又如何能保得住?如何能带的走大殿里的混沌之气呢?

????他只能继续逆来顺受,期盼着大地武王还不会对他下杀手。

????夹缝武王只能惴惴不安的应声退了下去,只是回去后,他也辗转难眠,因为根本不知道混沌之气被取用的差不多了之后,大地武王会否对他痛下杀手……

????他根本不会想到,是两个冒充的人。

????云暮烟憋着,憋着……

????一直到夹缝武王离开有一会了,她才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亏你想的出来,夺人混沌之气,还让人怀着恐慌之心等着你一趟趟的再来!”

????“他自己心里有鬼,私制不灭印,加上现在的态势。说大地武王会趁机控制依附的武王的混沌之气储备量,本来就很可能。再有他的过错在先,更是如被拿住把柄,夹缝武王信以为真一点都不奇怪吧?就算他看破了,你说他敢声张吗?难道他有把握能把我李天照留下?”李天照早想的清楚,即使被看破了,至少今天他们也可以不动干戈的离开。

????夹缝武王既不能把他们留下,就不敢声张,也就不可能动手,更没有实力动手。

????“本来以为要动手,结果还成了定期取用……那中间的空档,要不再找个这样的?”云暮烟的心思也活动了起来,这样的好事,真是跟天上掉馅饼差不多。

????“还得是本身有鬼,否则的话,就敢使人去大地武王那里了解情况。”李天照扬了扬那枚不灭印,又问:“这夹缝武王怎么会制造不灭印?”

????“不灭印的制作方法虽然也有奥秘,但也不算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一是需要武王殿的混沌之气聚气阵,二是制作不灭印需要的核心材料的产量很少,全在四大武王的掌控之中。这里就有出产,等吸收完了混沌之气,我们可以顺手牵羊带走当月纳贡的不灭印材料。”云暮烟考虑着,又说:“还是不着急,等夹缝武王明年的混沌之气配额送到,我们取了再夺不灭印材料吧,反正都是一个月纳贡一次,也夺不到更多。”

????“料想夹缝武王不可能起疑,王将身死的事情又暗示了他不必多嘴,大地武王应该不会知道。就是送不灭印材料的人,不知道是谁。”

????“夹缝之地早就完全在大地武王的境内,未免旁人知道不灭印材料的珍贵,本来连驻守的王将都只知其珍贵而不知道如何珍贵才对,所以运送都是用正常的珍贵矿物流程,是这里出的人运送跑腿,所以不必担心。”云暮烟如此有把握,但她又如何会知道这些呢?

????本来以为势必要动手,却没想到如此顺利容易。

????两个人带来的七色心全都吸收满了混沌之气后,就离开了夹缝之地。

????夹缝武王果然没有再出现他们眼前。

????两人在城外骑上了马,准备启程的时候,回首遥望夹缝都城的城影,李天照想到夹缝武王,不由猜测说:“我思来想去,都不以为夹缝武王有道理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去替那王将制作不灭印。”

????“是啊,确实奇怪。”

????“也许他的无忧,颓废,无志只是假象?他需要那王将帮忙隐瞒其混沌之气的储备情况,甚至是虚报混沌之气的消耗?”李天照总觉得,只有这个理由,是最好的解释了。

????“也许吧。”云暮烟收回了视线,感触的说:“再弱小的武王,也有永生之能。可是,弱小的武王并没有保障自己能够永生的力量。可是,他们很难放弃永生,心里也就多少还有念想,还有指望。”云暮烟却觉得,形势再怎么变化,夹缝武王的情况来说,基本不存在扭转乾坤的可能了。

????“隐忍等到了机会那叫卧薪尝胆;否则就只是忍辱苟活。不知为何,想到有这么多这样的小武王,再想到有许许多多为了让重要的人死而复生、拼命挣功绩的战士,就特别的觉得可悲。”李天照就是有这种感觉。

????什么武王公约?

????明明许多战士为了重要的人可以复生,能在小武王这里更快实现心愿,偏偏却因为武王公约的限制,让弱小的武王闲着,让战士们都只能在相对统一的严苛功绩标准内耗尽生命甚至都不能实现心愿。

????“武王公约就是八大武王为主导、维护三十二武王共同利益的霸道条约,弱小的武王们根本不愿意遵守,却不敢不遵守。”云暮烟说着,又问他:“假如你拥有了武王的力量,又如何能挑战三十二武王的共同利益?”

????“想都没想过,武王的力量又不是修炼就可以得到,没有就是没有,这种事情没有实际意义。”李天照驾马跟云暮烟并行,后者笑着说:“那就现在想想,我如果有了武王的力量,就挺想试试挑战公约。”

????“想的话,的确是想,但我觉得,实在没可能同时对抗八大武王。”李天照考虑着,琢磨着,又说:“如果真有那种力量,我认为设法直接从大武王内部着手改革,机会更大,也更可行。”

????云暮烟微微一怔,不知想些什么,半晌没有言语,突然又开口感叹道:“四大武王旗下,是不可能的。另外生命也不是可以无止境死而复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