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芝豹一听,便知道有戏要演了。于是,他也是立刻出门去迎接。

????要是换了平时,以幕府老中这个排名第二号人物之尊,断然不会在门口等候,就算是来郑府,那也是直接就进来的。如今却是在门口等候,无非是有事要求到郑家头上。

????果不其然,郑芝豹到了门口,松平信纲就表现得极其尊重郑家,言谈甚欢地进了郑府,随后,聊着聊着忽然话锋一转,就对郑芝豹说道:“听闻一官在明国为官甚不容易,不如就来我倭国如何?将军大人对于一官可是久仰大名,只要一官为我倭国效命,必定扫榻相迎!”

????“啊……”郑芝豹假装很是吃惊,连忙露出感激之色道,“得蒙将军大人看重,我大哥必定非常感激。不过我猜我大哥未必会来倭国,毕竟我郑家基业都在明国东南。这一点,还请转告将军大人,我肯定会转告,但……”

????郑芝龙为人八面玲珑,做得是海上生意,对于倭国这边,就算闭关锁国,他郑家却没事,由此可见,平日里他也和德川幕府有经营,赢得幕府的好感。不过对于郑芝龙的反应,德川幕府这边也有估计,郑芝豹的回答,就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因此,虽然郑芝豹没把话说完,但松平信纲却知道他想说得是什么,便呵呵笑了下,不以为意地说道:“没事,没事,理解,理解。其实啊,本官就比较纳闷,一官纵横海上,明国根本无能为力,为何一官却要投靠明国朝廷,被管束受气呢?”

????就以如今郑芝龙的海上势力,包括西夷在内,根本就不敢惹郑芝龙,得听郑芝龙的,才能在大明东南沿海混着。这么庞大的力量,如果说明国的官员不清楚,作为岛国的倭国却是一清二楚的。

????听到松平信纲的这个问话,郑芝豹叹了口气说道:“谁说不是呢,我哥也是无奈啊!能和朝廷搞好关系的话,自然能多赚不少。要不然,朝廷要搞事,我郑家虽然不怕,多少都会影响生意。”

????说到这里,他自嘲一笑,对松平信纲道:“谁会和钱过不去,老中大人您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松平信纲便笑了。郑一官为人怎么样,他们多少有数,如今称霸明国东南,每年收取保护费不知道多少,他们也有听闻。郑芝豹的回答,又在他们的预料之中。

????因此,松平信纲便笑着对郑芝豹说道:“既然明国皇帝无道,一官何不反了,就算生意一时有所影响,将军大人这边,可以承诺补上这部分。以后我倭国的生意,就全部只有你们郑家经手,如何?”

????“嗯……”郑芝豹听了,假装有点意外道,“反朝廷的事情,我郑家不是没做过。但是,这个事情毕竟对我郑家来说,很是重要。将军大人好意,我郑家很是感激,但此事事关重大,我也不敢做主!”

????松平信纲听了,连连点头,忽然脸色郑重起来,对郑芝豹说道:“相信你也听到一些风声了,这个事情,本官就挑开了说吧。将军大人对于朝鲜势在必得,年内就将出兵。但是明国的登莱水师,都是一官的手下,回头要是战场上相见,这是将军大人所不愿意的……”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看了下郑芝豹的脸色,发现没有惊讶之意之后,便继续说道:“我们倭国的海上实力,相信一官是知道的。如果一官继续为明国朝廷效力,和我倭国对战朝鲜,别的不敢说,郑家船队光靠如今在辽东的那些战船是不够的。哪怕从东南再调战船去,也必定损失惨重。如果郑家手中战船实力大损……”

????松平信纲故意停顿了下,看到郑芝豹的脸色终于变了,心中便得意一下,才继续说道:“搞不好明国皇帝便会问罪一官,趁机夺了你郑家的基业。一官的下场,可未必是能善终啊!”

????听到这话,“啪”地一声,郑芝豹一拍案几,差点吓了松平信纲一跳,就见郑芝豹义愤填膺地大声说道:“可不是,就如今,明国皇帝觉得建虏没有水师,我大哥用处不大了,就随便找了个借口把我大哥给革职了。如果你们真得出兵朝鲜,和我郑家开战的话,我郑家如今在北方的战船肯定会吃亏。那狗皇帝震怒之下,搞不好会把战败责任都推我大哥头上。而且不瞒你说,明国皇帝早就对我郑家觊觎已久,不但调了我大哥北上,还强迫我郑家不断地从南洋购买粮食白送给朝廷,这个事情,我们郑家上下早就不满久矣!”

????郑家船队和倭国水师正面对抗的话,胜负还真是不好说,搞不好,离开了东南沿海的话,还赢不了。毕竟倭国的水师可不是建虏或者朝鲜水师可比,那是真正的一国水师,远比明国更为重视,实力更强的水师。这一点,就连郑芝豹也是承认的。

????看到郑芝豹这么愤怒,松平信纲的心中乐开了花。郑家,一海贼而已,又有多少朝廷大义?如今看来,果然是没有猜错,郑家早就不满朝廷,这就有商量的余地了!

????于是,面对郑芝豹的愤怒,松平信纲也陪着口诛笔伐了一番明国,替郑家惋惜了一番。最后,又老话重提,说倭国这边愿意给予郑家最惠待遇,让郑家的生意做得更大。只是有一个条件,就是避免两强相争,郑家不要在朝鲜听明国朝廷的话,最多做做样子,不能真打。要不然,倭国战船会有损失,但是,郑家的损失必然也更大。

????听到这个话,郑芝豹立刻拍案点头道:“我郑家怎么可能和倭国对抗,没了纵横海上的本钱,以后还如何立足!这一点,我立刻派人转告我大哥,相信我大哥必然会做出正确的抉择。只是……只是……”

????听到他好像有难处,松平信纲便知道,郑家应该对他开出的条件,还是有点不满足。于是,他便又说道:“你告诉一官,我家将军大人说了,只要郑家袖手旁观,我国的买卖就全部交给你们郑家,以补损失。”

????说到这里,他脸色变得很郑重,非常认真地说道:“当然,如果你们郑家反了明国朝廷,那以后,我倭国和女真人夺得明国的天下,愿意割闽粤两地给一官,如此,一官不但能称霸海上,甚至还能自己当皇帝,如何?”

????说完之后,他甚至当场展示了德川家光的手书,以示这个事情,绝对不会有假!

????郑芝豹听得大吃一惊,说实话,这个开价还真是惊到他了。

????以郑家的海上实力,如果据闽粤两省为根基,那绝对是称霸一方的了。就算没有北向之心,可南下南洋却绝对没有问题的。

????如果说倭国在崇祯十一年之前开出这条件,且倭国和建虏真会在那个时候联手的话,郑芝豹相信,说不定还真能诱惑到郑家的。

????那个时候,别的不说,大明国内流贼遍地,外又无法抵御建虏入寇,再加入一个倭国,明国能不亡国?郑家趁这样的机会,如果可以割据一方,绝对是非常有诱惑力的。

????不过,此时么,呵呵……

????大明皇帝是什么人?只要不是眼瞎,光是那赫赫战功,又有几个人有那个胆子去反的?

????再说了,皇上对郑家好不好?

????以前的时候,类似郑家这样海盗出身的,嘉靖年间的汪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人家汪直愿意投诚受招安,可大明还是做出了言而无信的事,把他给下狱咔嚓了。

????但是,如今的皇帝,却根本没有歧视出身,不说大哥成为史无前例的水师总兵,光是郑森那侄儿,皇上又是赐名又是让他当太子陪读。真要有歧视的,那是断然不可能成为太子陪读的。

????更何况,当今大明皇帝雄才伟略,志在高远,正是水师将要大展身手的时候,疯了才会破坏这些。

????再者说了,就算想破坏就能破坏的么?郑家船队,闽南这边的且不说,至少登莱水师绝对不会只听郑家的了!

????最最关键的是,你们这些倭人的打算,皇上早就算到了。就是晕了头,也不可能和你们结盟啊!

????不过郑芝豹心中虽然如此想着,可表面上确实露出一脸震惊之色,随后就是不敢置信,拿过德川家光的手书,仔细地瞧了又瞧,再三确认之后就用狂喜地表情对松平信纲说道:“不会反悔?”

????“天照大神在上,绝不反悔!”松平信纲见了,同样心中大喜,立刻严肃地发誓道。

????房间内沉默片刻之后,随后就传出狼狈为奸的哈哈大笑声。

????随后,两人一番商议之后就分别行动了起来。

????松平信纲这边给德川家光的回复是,郑家要闽粤两省,不过最终如何,必须由郑一官做出决断。但此事十之八九,是没问题的。

????听到这话,德川家光不由得哈哈大笑,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只要前期郑家船队不去骚扰去朝鲜的军队,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大明皇帝早就为他倭国挖好的坑,就等着他跳的!